您的位置: 昌吉信息网 > 时尚

金麒麟海鲜城(长篇节选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15:23
向东只比方晓频大四岁。人长得很帅气。一米八的个头,国字形脸,白白净净的皮肤,浓眉大眼。此刻,他穿着黑色的“皮尔卡丹”高级西装,脖子间系着一根暗花的“金利来”领带。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皮鞋擦得锃锃亮亮。他认为,一个领导干部,应时刻注意自己的仪表。他是马陵市的副市长,他的形象就是代表马陵的形象。他钻出“宝马”,风度翩翩地迈入金麒麟海鲜城。时钟正指在“六”上。他虽不是军人出身,但时间性很强。既然答应人家了,就得去履行自己的诺言,一个人不能不讲信誉,共产党的干部,尤其要注重诚信二字才行。
“向市长——”早已恭候在海鲜城门口的方晓频,此刻笑容大开,她款步上前紧握了一下向东的手,甜甜地说,“您大驾光临,我方晓频有失远迎!”
“晓频,你这就见外啦。”向东谦和地笑着说,“咱们谁跟谁啊。”
“你这大市长毕竟是一方父母官,我还真怕你不来呢。”
“说哪里话,你方老总请我,是我的荣幸。”向东认真地说,“我能不来吗?”
方晓频挽着向东的胳臂,轻盈地走进湾仔厅。向东爱方晓频,所以,他也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待他俩的亲昵举动。向东是在国外的一次招商会上和方晓频相识的,向东对方晓频一见钟情。他爱的是方晓频的美丽和才干。方晓频喜欢他的是地位和事业心。向东力主方晓频回国到马陵市任职,并请方晓频出任世纪集团的董事长,负责筹资建设世贸大厦。方晓频当然求之不得,欣然答应。
湾仔厅装饰得很豪华:彩色大理石贴得墙面雍容华贵,羊毛毡地毯在地面上炫耀着迷人的猩红,巨大的裸体美女照片,虽然挂在墙上,仍咄咄逼人地撩你 。厅内有舞池,有卧室,有泳池。舞池和餐厅相连,泳池与卧室相通。舞池状若莲花,墙上有电视投影屏幕,一片柔柔的蓝光,轻轻地洒在池中,宛如一泓碧水。当球形的五彩灯旋转时,舞池内蓝光也缓缓地流动起来,如淙淙泉水,潺潺有声。
望着宽大的餐桌,阔美的餐厅,向东故意问:“今天就我们俩?”
方晓频莞尔一笑,带着撒娇、挑战兼调皮的口气说:“怎么,不行吗?”
向东连忙辩解说:“哎,哎,我没有别的意思,这样更好,更好。”
两个服务 分别给他们满上一杯开胃酒后,便垂手立在他们的身后。
“今天,我们和香港金宝利集团进行了第一次谈判。”方晓频呷了一口酒后,优雅地抽出一根香烟,对向东示意说,“可以吗?”
“可以,你随意些,不要太客气。”向东也呷了一口酒,笑笑说。
方晓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然后轻轻地吐了几个烟圈,说:“谈判的势头不错。”
“晓频,这马陵的第一大厦,就靠你了。你是知道的,我向东的宝可都押在了你的身上。”
“我有那么重要?恐怕重要的还是你的世贸大厦吧!
“不管怎么说,世贸大厦是马陵的现代化标志,也是我直接抓的最大的工程,”向东很严肃地说,“晓频,你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”
“看看,看看,我没说错吧,你总忘不了你的世纪大厦!”方晓频笑容可掬地说,“我的大市长,谁不知道你是个事业心强、雷厉风行、敢想敢干、锐意进取的改革家。你又年轻,政治前途光辉灿烂呢,以后官升大了,可别不认识我们这些小小老百姓哟!”
“嗨,一不注意,我又遭受了你的一次表扬。”向东笑着回答,“你这个‘海归’派,发大财后,也不能忘了我这个七品芝麻官。”
“不管怎么说,世贸大厦是我们共同的事业,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才是。”
向东举起酒杯说:“对,为共同事业干杯!”
菜渐渐上齐。方晓频边吃边说着。
“我刚才说的那些话,决不是奉承你,真的。”方晓频说,“你的确是想在马陵干点事业,而且是想干成大事业。我知道,你的政治理想不会限于在马陵实现。”
向东是想把马陵作为升官的跳板。四十岁刚出头的人,正是仕途的黄金时节,他还想往上爬。凭他的能力,他认为做个副省级以上的干部还是绰绰有余的。他也很明白,如今的官场,若想升迁,要么有后台,要么有关系,要么有钱买。他无钱、无关系、无后台,只能靠本事。不管上司是否清正,他认为靠本事做官,做得坦然,做得光明,做得问心无愧。向东的缺点就是官迷,但是他不迷钱,迷的是事业,迷的是名垂青史。
他很喜欢方晓频,尤其喜欢方晓频的善解人意。他望着方晓频深沉地说:“是啊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在市长这个位子上,谁不希望能留点什么。在经济上,我不贪不占,在工作上,我就是要搞点名堂出来。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,我都不能默默无闻。至于世贸大厦,作为政府,我们可以推动,可以提供一些优惠政策。但是,真正实干还得靠你们这些‘资本家’,靠你方晓频.”
方晓频说:“作为一个商人,我也和你一样,想建功立业。只不过我们追求的目标不同。你追求的是面子,是形象,是社会反响,是政治地位。我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,说白了,也就是钱,很多很多的钱。在现阶段的中国,我觉得这两方面可以结合得很好。你说不是吗?”
向东笑笑回答说:“你说的是有点道理,不过,这个问题太深奥了,我们还是说说世贸大厦吧。”
方晓频辛辣地说:“唉,你们这些当官的,说文明点,是玩含蓄,说俗点,是滑。遇到难题就喜欢躲着走,碰到不好说的话,就哼哼哈哈。”
“晓频,你什么都好,就是说话不饶人。知道你的人,还能理解,不知道你的人,还不被你噎死?”
“你不怕被噎死?”
“我噎死了没什么,你可不能把港商噎死了,那样世贸大厦可就抱怨你了。”向东笑着说。
向东还想说什么,手机响了。
“对不起,我接个电话。”向东对方晓频表示歉意。
“喂,你说什么,国鼎厂出事了?几百工人和市中院的执行人员发生了冲突,法警还动了枪?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方晓频听说国鼎厂出事了,心中一紧,脸色也变了。她想起了新上任的白天。一来,她怕白天出事。反正不知怎么搞的,她怕失去白天。尽管怨他,恨他,她还是想他。二来,她怕国鼎厂的事闹大,这样对世纪集团不利。她很明白,马陵市出现大的经济问题总归和世纪投资集团公司有点牵连,她怕世纪集团卷进去。
向东匆匆向方晓频告别说:“对不起,国鼎厂出事了,我得赶过去,改天我请你,我们好好谈谈,真的,和你在一起,我很高兴。”说完,深情地剜了方晓频一眼,方晓频知道那一眼的含义。
“我送你。”
“不,不,”向东连忙摆手说,“我有车。”向东疾步走出大酒店。方晓频怅然若失,盯着门口发呆。

共 25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官与商是当代中国两大看点,离开此,中国没有新闻。小说仍然是截取生活的横断面,用短小的文字彰显时代的大主题,分寸把握到位,人物描绘传神。【编辑:耕天耘地】
1 楼 文友: 2010-10-15 17:56:21 官与商是当代中国两大看点,离开此,中国没有新闻。小说仍然是截取生活的横断面,用短小的文字彰显时代的大主题,分寸把握到位,人物描绘传神。吃什么药治拉稀
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
宝宝脾虚吃什么药
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