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昌吉信息网 > 时尚

绝世邪君 第八百九十七章 出乎意料的煞气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19:18

绝世邪君 第八百九十七章 出乎意料的煞气

当一切趋于平静,两者才在彼此的余威之下纷纷震退,当然,秦石是带着小米彩退后的,落在波澜荡漾的湖面上。

在湖面上,小米彩娇容呆滞,小脸变的雪白雪白,而这些都不是重要的,在她和秦石四目相对时,她以往炯炯有神的美眸之中,竟是泛起了白色的浪花,噙着泪痕。

秦石担忧的回过神,瞧见小米彩的样子心中是紧张:“怎么。伤到哪里了吗。”

“沒……沒有,不是我。”小米彩哽咽的哼声,跟着她唰下就哭了,哭的声音非常洪亮,一下扑倒秦石的怀里,玉手抓着秦石的手臂:“爹,爹爹,你的手,你的手……。”

秦石这才回过神,他发现他的左手在刚才与不死老道对撞下,从手骨处一直碎裂到肩胛骨,现在已经连提都提不起來了,只是之前精力部集中在小米彩的身上,竟然沒有发现。

现在察觉到,沒想到还挺痛的,叫他忍不住的倒抽口冷气,这般伤势若是换做常人的话,怕是早已经晕厥过去了,也就是他秦石这些年,始终都经历着非人的经历,在抗力与耐力上非同一般。

而且,这般严重的伤势,一般人的话恐怕整条手臂都要废掉了,即便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恢复,也一生法再运转灵力,终成废人。

也就是他,怀揣神奇的甘霖雨露决,而且如今体内是有七大甘霖雨露阵,他右手汇聚翠绿灵光,在左手上拂过一下,虽然不能马上痊愈,但已经可以做到简单的握拳,挥手了,这才仰起头笑道:“别担心我,你看这不好了,你爹爹的命硬,这点小伤还奈何不了我。”

小米彩抽泣几下,瞧见秦石并大碍,心底的巨石才缓缓放下,若是秦石真因为他毁了手臂,那她此生都法原谅自己,但即便这样她的心潮,也是久久难以平复。

看穿她的心思,秦石揉了揉她的秀发:“别多想,这不怪你,是我不好,沒有保护好你,接下來乖乖的待在我后面,我不会再让你受到危险了。”

言罢,他神色严峻起來,猛的回首凝视向不死老道,一股极为阴寒的肃杀之意一览遗。

他已经不记得,他有多久沒有这般恨过了,上一次怕还是在乱域被三大长老围剿之时,尽管之前不死老道对他几番攻击,但他都可以冰释前嫌,既往不咎,不过,这一次,绝对不行,他绝不允许别人伤害他身边的人,在乎的人。

“老家伙,你不该伤她的。”

秦石冷道,周身的气场都变了。

“杀。”

咣啷。而在这时,秦石的气息突然被不死老道空洞,味的一个字给打断,一个简单的杀字,竟叫秦石察觉到几分莫名的熟悉。

“嗯。”秦石皱了皱眉,跟着他从不死老道的老眼中停顿片刻,突然看到一抹极为隐晦的黑芒,那黑芒的出现如晴天霹雳,一下叫他呆滞在了原地:“这是,煞气。”

身怀远古两大魔尊,秦石对煞气的感知甚至超过寻常魔族,所以他敢断定他绝不会认错,也是为此加惊讶,因为他发现,那股煞气虽然细微,却叫他也感到几分惊惧,要知道这种情况从邪魔苏醒以后,他就很少在遇到过了,连那厉护法身上也未曾出现过,毕竟煞气在魔族之中及相当于血脉,而吞天的煞气纯度,在魔族绝对是数一数二,能与其睥睨的唯有遮天:“这老家伙身上,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煞气。”

“确实,这力量,有诡异。”

秦石开口,血巫师也发觉到了,而他远沒有秦石那般淡定,毕竟不是谁都能拥有吞天之力,咻一下深深的躲到爆炎珠深处去。

这一下,秦石变的严肃起來:“难道,这老家伙这怪癖的性格,也是因为有这份煞气从中作梗。”

突然,他想起童氏兄弟的话,在心中暗道:“这老家伙,是因为给李明浩治病之后,才变成现在这般模样,难道这煞气,和李明浩的病也有关。”

前后连接,好似想通什么,但秦石又不敢确定,只想着若是往后有机会在见到李明浩的话,在去求证吧。

何况,他感觉,这一切好像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,要不了多久他应该就会解开这团谜題,毕竟他还要向不夜城的城主李坛求药呢。

但就在他犹豫之时,眼前突然出现一抹枯影,他不出击,不死老道竟然还反扑了上來,如一只失去理智的野狼一样,疯狂的冲着秦石撕咬。

秦石回过身的皱了皱眉:“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你伤了小米彩,即便死罪可,活罪也是难逃,先叫你吃些苦头,冷静冷静吧。”

“三魂定乾坤。”

身躯一晃,将不死老道的攻势让开,跟着秦石左手拉长,三道散发着不同的红色,黄色,蓝色,象征着世间本色的火焰从指间跳动喷出,跟着一道虚空的裂口就被打开,好似是通往圣堂之境一样,一根撑起乾坤的擎天柱镇压而下,将不死老道牢牢的困住。

“大舍利决。”

不死老道挣扎间,秦石食指从他眉心浮现,跟着一道金色舍利直接击中不死老道,那巨大的冲击力,叫不死老道整个人都翻飞出去。

噗。

一声闷响,不死老道直接坠落进深湖之下。

连续几次间隙的出击,叫秦石也感觉到几分疲惫,血巫师的声音响起:“小家伙,你有点过了,在这样透支自己,就算你体内有那个甘霖雨露阵的修复,对你的身体也会造成极大负荷,那时候很可能会产生法弥补的伤害。”

或许在外人看來,秦石只是突然爆发,但唯有在秦石身边的血巫师清楚,刚刚那几次看似寻常的武学中,每一击都夹杂着邪魔煞气,只是秦石担忧被外界察觉,刻意隐藏起來罢了,所以才沒有流逝出來。

秦石咬咬牙,说实话他现在真的不太好受,大口大口的喘上几口粗气,这才目光凝望向湖面,湖面上的涟漪还沒有平息,淡淡道:“沒办法啊,这老家伙不但拥有八咒实力,灵力修为也不像寻常符魔师那样鸡肋,也是步入齐天境,再加上有煞气相助,若是不拼一把,很难压制住他。”

“那你也不该玩命啊。”血巫师担忧道。

秦石闻言,却突然笑道:“放心吧,不会了,刚才那一击,是后一击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血巫师怔愣了下,秦石后的那一手大舍利决,从时机和威力上來看,确实是极品,不过,他并不认为那一击,能够击垮不死老道啊,毕竟后者能达到八咒,也绝非是善类

但尚未容他开口过问,湖面上的波浪突然加剧,从正中央的位置引起狂野漩涡,一道水龙卷通天而起,不死老道老眼泛红,践踏在水龙卷的顶端,愤怒的瞪向秦石。

“杀。”怒吼声,他便爆射向秦石,所引起的波动极为狂躁,照比之前竟是攀升了几倍之多。

“小家伙,小心。”血巫师焦急的吼道。

但就在岌岌可危之际,秦石竟露出轻松笑容,他就站在原地不多也不闪,看的血巫师心惊肉跳,而就在不死老道距离他咫尺间,他突然举起手,冲着不死老道的眉心轻轻一点,一道极为有威慑力的声音贯彻而出:“停。”

戛然,不死老道身顿时僵硬,竟一下子停顿在秦石的面前,一动也不动一下。

这一幕,來的实在是太诡异了,连血巫师都感到十分意外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秦石笑而不语,独自回想起刚刚的情景,就是在他施展连击之时,那一道金色的舍利从他食指上汇聚,一道人察觉的黑色煞气,和一道玄奥的灵魂纹络,同时从邪魔图腾,与他的识海之中被他调动。

那一道纹络,样子十分的繁琐,上面充满了灵魂威慑,是从玄天古阵之中流逝出來的,疑是玄天古阵第五层,金纹烙印。

但寻常的金纹烙印,只会对修为弱于秦石的人奏效,而强于秦石者却很难受到控制,别说是在灵魂造诣上远超秦石的不死老道了。

而也是因此,才有了那道邪魔煞气的发挥空间,以不死老道的灵魂修为,若是寻常情况是绝对不会受金纹烙印的影响的,但此时的情况有些特殊,从他的体内之中,乃是封存着魔族的煞气,邪魔对寻常魔族的压迫力,那是需置疑的,也是因此才叫不死老道,在不同寻常的情况下,一下子被金纹烙印所控。

而转眼间,血巫师也想通一切,惊骇的道:“小家伙,这一切,你早就算计好了。”

秦石耸了耸肩,沒有承认,也未否认,跟着他仰起头,瞧着眼前目光呆滞的不死老道,眼神之中露出几分严肃。

“现在就让我瞧一瞧,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从中作祟。”秦石笑道,飞身绕到不死老道的身后。

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怎么预约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官方网站
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有预约吗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能刷卡吗
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电话预约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