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昌吉信息网 > 科技

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108章 危!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16:48:40

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108章 危!

夜依旧漫长,雨依旧下个不停,飘荡在这漆黑无比的世界,搅乱这一方风雨天地。

郴州城,矗立在瓢泼大雨之中的上官府,已经被层层叠叠的越家军围了个水泄不通,哪怕是如今这大雨倾盆,也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但,此刻他们站立在这里,却还是不能再前进上分毫。

这里笼罩着黑暗,萦绕着死寂,充斥着无边杀气。直到夜渐渐颓废,只听得到吧嗒吧嗒的雨水之声,围堵在这里的人不得不退在五米开外,等待着,准备着,无一人退缩,也无一人惧怕。

即便,那,背后,是万丈深渊!

五米之后,那曾经门庭若市,车水马龙的上官府却寂寂无声,就好像瞬间陷入了沉寂。

而不过才片刻之前,这里才发生过无比激烈的战斗,哪怕雨水冲刷的如此厉害,但倒了一地的尸体还是层层叠叠地堆在那里,血腥味弥漫在这雨幕之中,如同那被撂倒在地的断壁残垣,残忍,冷酷,肃杀。

四周黑压压一片,压制这只从来都是所向披靡,势不可挡的军队,但凡有人前进一步,都将会被诡异的力量吞噬所有力量,化为一具尸体,横亘在这血雨之中。

无人知道,到底发生了何事,也无人知道,为何这上官府,在一场残酷的绞杀之中就成了无尽地狱。

只有那没顶的黑暗与威压,凌迟着立在门外所有人的身心。

紧闭的上官府内,那布置的繁华正厅依旧如故,而里面,此刻也如同外面黑云压顶,到处弥漫着威压。

斗篷黑衣女子立在这正厅中间,手中黑线丝丝缠绕着一个白衣公子,仿佛举手间就能将他给格杀当场。

“你,到底是谁?”白衣公子嘴角已经满是鲜血,他不甘地着那个带着斗篷女子,心中大骇,手中的长剑已经完全被折断在地上,而他整个人也是完全被那一条条的黑线所控制,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。

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,转瞬间就让越家军死了上百人,实力简直恐怖至极!

就连在这整个大雍都难以有人轻而易举打败的他,破了那层层力量阻隔来到此地之时,竟然也被一击即中,如今几乎完全受控于此!

这个诡异的女子,到底是谁?

整个大雍,又藏着什么?

他不该,传信于主子!

“是谁?千霁你,如此装糊涂怕是不好吧?”斗篷女子桀桀一笑,原本想要将他给拍在地上,但忽然话锋一转猛地一怒,似乎发现了什么,“你,竟然不是他!果然,狡兔三窟,背信弃义,公子千霁,还真的是个谋略家!”

“至于你,本座倒要看看,到底是哪个不自量力的人,竟然敢对本座如此说话?”斗篷女子轻哼,勃然怒道,手中控制着残影的黑线也愈发的凌厉,直直地深入他的奇经八脉,以诡异的黑气迅速地破坏他的力量,仿佛下一刻,就要将他给虐杀当场。

而残影,连指尖都几乎无法动弹,但那坚定的目光遥遥望去,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两个字,也就在那千钧一发之时,残影那张本不属于自己的面孔上第一次有了诡异的笑容。

主子,对不起,残影连累了整个越家军,先走一步!

绝对不能让主子因为我的过错而跌入万丈深渊,唯一的办法,便是同归于尽!

“蝼蚁,也敢来阻挡本座的步伐,实在是可笑!”斗篷女子看出来残影还想抵抗,不由得出手的力量更加强悍,直直就对着残影往下一压,手中黑气幻化而成兵刃,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。

也就在那一刻,惨剧就要发生!

一道白光突然斩断了斗篷女子的黑气,一道白色的黑影在这微弱的灯光下一闪而逝,拉着已经准备同归于尽的残影迅速后退了十米。

那一张脸微微抬起之时,让这里的场景又诡异上了几分。

因为,两张脸,在依稀的烛火下,可以辨认出,是,公子千霁!

此刻他将残影护在身后,警惕地凝视着那不再出手的斗篷女子,手中的玉箫汇聚这银白色的光芒,给平时恭谨有礼的他都添了不少的冷意。

“千霁,你可当真想好了,要与本座作对?”斗篷女子虽然是负手而立,但这字字句句,都是威胁。

“既然已经如此,何必又要再谈?”千霁出口的话也带了冷意,他那一双眸子中弹出几多深意。

“果然是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呵呵呵,十五年前,尊主就不该相救与你,如今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背弃,那今日本座就代为清理门户,杀了你们,也杀了千霁你护着的人,重新将整个大雍的权力拿回来!”斗篷女子审视了一下那两个不自量力的人,脚步微提,对着同样戒备森严的千霁翻手间就是一击。

黑气弥漫,宛若她整个人,化作无数利刃,朝着千霁的死穴而去。

在被那些诡异的黑气缠绕之刻,千霁镇定自若,那一张俊逸的脸上毫无慌乱

,似乎早就料到有这一天,素手握着那白玉箫,穿过那一团黑气,一瞬间就鲜血淋漓跨过。

身影没有放慢半刻,千霁再次攻上,白袍鲜血染红,却毫无惧色,玉箫格挡出白光,挥毫着巨大的杀气,顿时朝着那自信到连动都不想动上片刻的斗篷女子而去。

黑白色的光芒交织对上,力量波动了片刻,很快白色的光芒开始变弱,不过一对上,斗篷女子就把千霁给扫了出去。

那种力量,就仿佛是实力的强势碾压天壤之别,根本来不及有丝毫的反抗,千霁的实力,就仿佛是跳梁小丑一般,而那足以让整片大陆都惧怕的实力,如今在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女子面前轻而易举就败了。

千霁被打落在地上,已经是完全狼狈不堪,残影亲眼目睹了这一切,但早已经无能为力再去反抗,背在身后的手伺机而动,等待着那最后的绝杀。

杀手,不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绝对不会放弃!

“千霁,你别忘了,十五年前,你是如何被抛弃的!还有也不要忘了,你的术法又来自哪里,你这点雕虫小技,在本座眼里,根本算不上什么!”斗篷女子慢慢逼近,不准备出手,竟然开始了一步步逼近:“千霁,本座不明白,你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尊上给予的,为何,今日你会为了那个女子选择背叛?你可知道,背叛的代价又是什么?”

“千霁知道!”千霁揩了一下嘴角的鲜血,仅仅四个字,就表明了他的心迹。

“千霁,你千不该万不该算计本座!那个女人,竟然在你的相护之下没死,你可知道对本座的计划有多大的影响?今日你故意引本座前去寻你,但本座也不傻,你千方百计地瞒着本座。但,你忘了,你的实力完完全全都是本座一手培植出来的,如今拿你们两个作为赌注,本座重新杀了她便可!”斗篷女子也伸出纤纤素手,挑起千霁的下巴,逼迫着他看向自己,凉薄地开口道。

“第一次,千霁不曾阻止,是顾念尊主的救命之恩,但,如今,千霁已然孑然一身,也该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赌上一把!”千霁没有惧怕,即使面对这个动一动手就能让整个大雍都浮尸万里的女子,他只在墨眸中浮现出了一丝丝罕见的柔情。

“在乎的人?千霁,你,扪心自问,这十五年,你得到了多少?而那个你所谓在乎的人,知道了你的身份,又该如何?”斗篷女子轻语,两根手指还捻着千霁下巴,蛊惑道。

平心而论,她不愿一颗好棋报废,也不愿,十五年,就化为泡影。

“圣女不也有自己所在乎的人吗?为何就不愿意成全千霁呢?”千霁也淡然一笑,叛逆着拒绝着再次成为奴隶驱使的好意。

“大胆,你,一个白巫舍弃的公子,又有什么资本大言不惭在此置喙本座的事情?”斗篷女子指尖突然猛地一颤,黑气顿时缭绕在了她的周围,只需要一秒,她就可以要了这个背逆她的人。

但,她,出奇地没有出手。

只是忽然将猛地一踢,就将白衣似血的公子又给扔出去了几米开外。

“巫舞,你我本就是同辈。为何,非要,端着,活的太累。”千霁苦涩一笑,摇了摇头,踉跄着站了起来。

“尊上,他已经被偏执和疯狂所取代,你,不该再执迷不悟下去了。”千霁故意说了这些足以戳穿女子那一颗冷酷无情的心一番话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“千霁,你闭嘴!”斗篷女子这一次是真的怒了,身影化作一道黑影,幻化而成的黑气就要割破半跪着的千霁的脖颈。

死亡,就要降临!

千霁不再反抗,解脱般地阖上眼眸,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闪过那一幕幕,嘴角笑容依旧,隐隐还带了一丝丝温情。

那个潇洒凌厉,足以俾睨天下的女子不该有他这样不该存在的棋子在身旁……

君越,君越,千霁不曾违背诺言……

宝宝营养不良症状
狮马龙活络油效果好吗
狮马龙活络油治疗跌打伤的效果好不好
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